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旅游资讯 > 正文

高原反应:一种剧痛垂死的感觉

    2006-07-04

新华社记者:王圣志

青藏铁路新建线路全长1110公里,青藏铁路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地段长达960公里,跨越昆仑,穿越唐古拉山,最高点为5072米,多年冻土冻土地段长达550公里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、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。这里高寒、缺氧,大部分地处“生命禁区”,生态环境原始、脆弱。“多年冻土、高寒缺氧、生态脆弱”是青藏铁路建设面临的三大世界性难题。

2002年3月,我来到青藏铁路新起点格尔木市驻站,见证人类铁路建设史上最伟大的穿越。我希望自己能像铁路建设者一样,融入纯净的雪域高原,挑战生命极限,参与这一人类的伟大壮举。当我背上行囊来到格尔木时,感受到的除了满目苍凉,还有强烈的高原反应。格尔木市海拔为2800米,算是青藏高原的"低谷",可空气中的氧气含量也只有内地的70%左右。

记者站设在格尔木市国土资源局三楼的一间办公室。青藏铁路开工建设以前,格尔木新闻资源相对贫乏,加之自然环境恶劣,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派驻记者。房间里落满灰尘。里面很简陋,只有一组保险柜和一张办公桌。分社领导让我根据需要购买办公和生活用品,为了省事和节约,我把保险柜平放在地板上拼成一张床,铺上被褥搭成了一个“窝”,权作休息之所。屋内空气太干燥,用手触摸物品经常被静电击打,皮肤总有紧绷绷的感觉,早晨洗脸时稍微用力,鼻孔就可能流血。我每天把脸盆里装满水,将毛巾一头放入盆中,一头搭在暖气片上,做成“加湿器”,这样稍微增加了空气的湿度。由于缺氧,脑袋总是隐隐作痛,难以入眠,有时一夜要醒好几次,每天有效睡眠时间不足4个小时,第二天头昏脑胀。?

到格尔木的第二天,总社要求写一篇关于青藏铁路的综合报道,我坐在“保险柜”上写稿,感觉鼻孔特痒,用手揉了揉,干裂的毛细血管马上破裂了,点点鼻血滴落在电脑键盘上。我一只手堵着流血的鼻孔,一只手单指敲打着键盘,写下了关于青藏铁路的第一篇文章。

在青藏线采访,从格尔木出发,随着海拔的升高,气压降低,空气越来越稀薄,高原反应会越来越大。海拔在4000米以上地段的氧气含量仅占海平面氧气含量的50%-60%,极端气温可达-40℃。恶劣的自然环境不仅会导致人体机能下降,还可能引发肺水肿、脑水肿等高原病,如果抢救不及时,在一两个小时内就可能剥夺人的生命。

翻过昆仑山,到了4600米以上的地段,走路稍微快一点,就会呼吸急促,浑身无力,如同踩在海绵上一样。在风火山高海拔地区,医生为我测血氧含量,通常只有75%,而内地人的血氧含量一班为100%,而非典病人如果血氧含量达60%,就必须用呼吸机抢救。由于缺氧,脑袋昏沉沉的,并伴有阵阵隐痛。由于外界气压较低,人体的肝脏、心脏和肺像气球一样被胀大,缺氧也使记忆力下降。因此长期在高原上工作,可能会导致“三大一小”,即“肝大、肺大、心大和小脑萎缩”。

有一段顺口溜这样形容青藏线的环境,“青藏线上有四怪,三个蚊子一盘菜;女人的化妆品男人随身带;桥墩要用棉被盖;打火机没有火柴卖得快”。这是指青藏高原戈壁滩上蚊虫肆虐,高寒缺氧,建筑物必须依靠棉被来保温,打火机在高原上点不着火。空气干燥,必须随时涂抹脂膏,否则皮肤就要干裂。墨镜、唇膏、防晒霜是上青藏线必须随身配备的“三大法宝”。高原上紫外线很强,到工地采访一天下来,我的脸被晒得红通通的,像刀割一样痛,过不了几天,就会蜕下一块块皮来。?

有民谚说:“走进昆仑山,进了鬼门关;过了五道梁,难见爹和娘;到了风火山,气息已奄奄”,在这里,走路必须轻抬脚步,连大口吃饭都会气喘嘘嘘,呼吸困难。青藏线上“一天四季”,早晨还出太阳,但到了中午就可能下起了冰雹,晚上气温最低达零下四十度左右,因此最容易感冒。但最令人担心的也是感冒,因为稍有不慎就会引发肺水肿或脑水肿,如果抢救不及时在两三个小时内就会送命。在青藏线上我只得把自己包裹得像“装在套子里的人”,即使捂出了一身臭汗也不敢洗澡,在高原上一呆都是十天半个月的,回到格尔木时浑身散发出难闻的汗馊味,自己都闻得反胃。

2003年8月的一天下午,我和分社摄影记者侯德强从唐古拉山工地采访结束后,在返回格尔木途中,出发时还是晴空万里,可半个小时后,忽然乌云密布,狂风大作,铺天盖地的冰雹几乎将整个高原吞没,天空变得阴森恐怖,紧接着一道道闪电刺破天空,一个接一个霹雳振聋发聩。由于能见度很低,我们只得放慢了速度,突然一道闪电夹着火球从空中竖直击在离我们车辆大约10米远的路面上,这是滚地雷!我们吓得赶紧停车,十分惊恐地躲在车内。在唐古拉山,夏日下冰雹是家常便饭,有时“滚地雷”就在车前车后炸,火球追着车辆跑,十分危险。

为了缓解高原反应,青藏铁路建设总指挥部送给我红景天、利舒康等抗缺氧药物。每天,我都要吃着大把的药品,这些药物吃多了“上火”,不吃又高原反应得厉害,所以在满嘴水泡的情况下,还得坚持吃药。

唐古拉山越岭地段海拔达5000多米,这里空气的氧气含量不足平原地区的一半。在这里采访,尽管吸着氧气,晚上仍然难以入睡。我只得坐在床上,裹着被子数天外的星星。连续两夜睡不着,我感到体力不支,整个人如同“行尸走肉”,脑袋空当当的,大脑一片混沌。一次,为了第二天能恢复一点精力坚持采访,我只得吃了5片安眠药,最终沉沉睡去,第二天医生知道后,吓了一跳。因为在高原上气压低、氧气少,吃安眠药可能让人处于极度昏迷状态导致死亡。但有时实在睡不着,还是我行我素地吃安眠药,强烈高原反应的痛苦,让我宁愿选择哪怕充满危险的解脱方式。

2002年4月23日晚7时,因有紧急采访任务,我决定立即赶到离格尔木市400多公里的唐古拉山乡采访。当时没有车辆,只得请格尔木市政府的一位朋友帮忙。这位朋友听说夜里要去唐古拉山,连连摆手说:“那里海拔5000多米,白天我都不敢去,再加上青藏公路上冰多路滑,那简直是玩命”。我凭着平时和他结下的深厚友情,说了一个多小时的好话才算打动他,勉强答应开车送我去。夜晚的青藏公路阴森可怖,四周是黑压压的荒野,前方是稍有不慎就会翻车的坎坷不平的冻路,我们一路上小心翼翼,四周看不到车辆和人影,于是就大声说着话壮胆。凌晨1:00左右,到达可可西里无人区,感到又累又饿,就把车停在路边,下车边吃干粮边活动活动。

忘了带矿泉水,我俩到公路下边的草地上找干净的雪吃,当我们走出公路十几步远,用手电向远处一照,突然发现几颗绿色的动物眼睛。我大喊一声“前面有狼!”,我们吓得魂不附体,拔腿拼命向还在发动着的车子跑去,爬进车里开车就走。一路上我们再也不敢在无人区停车,次日8点,我们终于精疲力尽地到达了唐古拉山脚下。我顾不上休息,赶到建设工地、唐古拉山乡等地采访,又于当天下午重返格尔木,并于次日将稿件发到了总社,在这三天里我只睡了7个多小时。

在青藏线采访,即使吸着氧气写稿,仍然感到反应迟钝,经常写出一些颠三倒四的话,出现很低级的错误。在高海拔地区写的稿件,等回到西宁再看,有时让自己都忍俊不住,如把“高寒缺氧”写成了“高氧缺寒”,还经常出现一些小学生都能找出的错别字等。

如果您认为本网站提供的资料侵犯您的版权,请及时通知我们, 我们将及时加上版权信息或立即删除相关内容,并向您致以诚挚的歉意。
  • 2017年10月,中研网承建中山大学的“海外藏中国民俗文献与文物资料数据库技术平台(一期)”项目。主要用于存放资料的数据库架构和索引建立,能够展示、检索相关...
  • 2017年10月,中研网承建首都图书馆的“首都图书馆乡土文化研究问卷调查数据库系统开发”项目。首都图书馆是北京市大型公共图书馆,藏书超过350万册,文献借阅量逾...
  • 2017年11月,中研网承建中国民俗学会的“非物质文化遗产本体知识管理平台:2017年度数据跟踪采集建档”项目。中国民俗学会在2014年法国巴黎举办的联合国教科文组...
  • 2017年10月,中研网承建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的“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互联网应用平台开发项目”,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成立于1979年,是由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工作...
  • 2017年9月,中研网承接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的“蒙古英雄史诗大系数字化建档开发项目”。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从事各少数民族传统宗教、文化、社...
  • 2017年9月,由中研网承建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的“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数据库开发项目”的建设。由少数民族语言研究所与民族研究所合并形成了中国社会科...
蒙古英雄史诗大系 理想国 北京环保宣教中心 中国仪式音乐网 国家气象信息中心 THORPEX中国委员会 晁浩建声乐中心 中国民俗学网 中国石油造价信息网 国家气候中心 中科院电工研究所 中实联展 中国创业风险投资 中国科学技术战略研究院 中国气象学会-气象通信与信息技术委员会